孙尚香

除却生死无大事

血族paro。短打

凄凄寒鸦用翅羽卷来轰鸣雷声降于世间,引发了喧嚣及麻痹从我的指尖流窜、蔓延,云翳不掩月色洒下满地鲜红,编织出一片荒诞怪异的情境。

狰狞鬼面遮盖了盛满狡黠的眸瞳,渴血之光于荒凉胸腔中滋生疯长,只身踏入苍茫浓稠的万古长夜。这令人尊崇的神明将我这躁动自私的灵魂塞入永生不死的糟糕皮囊,栖居在那布满荆棘疮痍的山巅古堡,弥漫着阒寂气息和无法磨碾的噩梦。

永生——?哈,我何必追寻这种无意义而又虚无的东西!纵然有冤魂鬼怪受我摆布驱使,阴沉磷光密密罗叠覆盖苍白的指尖,迸溅璀璨夺目的术法与嚣狂飓风,也摆脱不了不死所带来的痛苦磨难。冰冷孤寂沿着我的每一寸血管脉络蔓延,满含着人类庸俗不堪的腥锈味儿。

感情是如此脆弱易碎,裹挟着欺骗打压下充斥着真挚的告白,像是潮汐跟随时间步伐推移而后便是无穷无尽的麻木平白。当初在满是尘埃的帘布后听闻那些浸满嫌恶汁液的字句,一颗心就泡在了旺盛的烈焰之中被舔舐殆尽,堕入深渊不见天日。

所以,所以——。我亲爱的猎人,何妨再与人世情感过多纠葛缠着,再多苟延残喘的予取都是白费力气。与我交颈缠绵,放下你的银质手枪,深紫发丝拂过我的面庞,永生也没发泯灭你我迎面涌来的爱,沉浸在沸腾鲜血中,不死不休。

“相信我吧,相信我呀。与我共赴这一场美妙的游戏,夜叉。”